和贵章谈治肿瘤

中国中医药报
2010-03-15

□ 和瑞欣 河南省郑州市中医院

河南中医学院和贵章教授出身中医世家,上世纪60年代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医疗系,从事中医临床和教学近50年,医疗经验丰富。现就和贵章对肿瘤病的治疗经验介绍如下。

素常中医临证所治肿瘤患者多属晚期患者,和贵章认为:肿瘤病情复杂,从潜证到显证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大多数患者绝不是寒、热、气、血、痰、毒、虚、劳、外感等单一因素所致,往往是多种因素胶着互结促成,故治之就要审时度势、攻补兼施、寒热并用、舒气畅中、固先天之本而益后天或益后天而固先天之本。要对因、对症、对证、对病、对位、对时、对地域、对人等兼而顾之,要主次有序,最根本的是提高生存质量,减少痛苦,延长生存时限。这里保命是根本,祛邪是为了保命。至于邪祛多少,还要看生命的承受力,不能不要命地祛邪。尤其对于放疗、化疗或手术后的病人,一定要把握好患者体内环境变化状况,不能简单地认为肿瘤已除、仅仅扶正、提高免疫力就可万无一失。因为放疗涉及局部,至于整体邪正力量对比状况是不明了的;化疗是正邪不分,具体邪祛多少、正伤多少、是否改变了正邪力量的对比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至于手术后一定正能胜邪,这也是一种善良的意愿,因为手术创伤了体内的组织结构,除组织局部需要整体力量的整合修复外,还面临因创伤可能导致的肿瘤转复问题。所以对肿瘤患者的中医治疗,除消瘤防变的基本法则外,对放疗之后的病人要抗幅射;对化疗之后的病人要防白血球减少、胃肠道等副反应;对手术后的病人要协助创伤后的组织结构修复等。现举两例中医药治疗肿瘤的医案

案1:乳腺癌肝转移案

患者王某,女,54岁, 农民。2000年4月19日初诊。

1999年6月查为右乳癌,行手术切除,为防止转移右腋窝行淋巴结扫荡性根治术。至今右臂肘以上尚肿,干活下垂后尤甚。1999年11月29日腹部胀气不适,在当地地区医院进行乳癌术后复查时,B超发现肝包膜不光滑,右肝后上段及下段可见多个高回声光团,最大面积22×32mm2,周边见声晕,肝内管系走向部分紊乱,门脉9mm,胆系管5mm等。提示:胆囊壁毛糙,肝内占位性病变。为进一步确诊,12月1日CT查肝右叶顶部及V1、V2交界区各可见一圆形低密度影,直径约3cm,界限模糊。诊断:肝右叶两个转移灶。

刻诊:右上臂肿胀、乏力、消瘦、腹胀气,其他无明显不适。素常性格内向,喜生闷气,田间劳动不能按时休息吃饭,有时体能付出过多,有接触化肥、农药史。苔稍腻质暗红,脉弦。据此则立:扶正蠲毒、舒肝理气、软坚散结消瘤为法。

处方:瓜蒌30g,制乳香、制没药各7g、蒲公英30g,炮山甲9g,薜荔果30g,天葵子30g,炒水蛭3g,蟾皮6g,石上柏30g,龙葵30g,藤梨根30g,山慈菇15g,楮实子30g,生白术18g,生白芍15g,制香附15g,鸡内金30g,斑蝥0.1g,沉香(分吞)3g,三七10g,老菱壳30g,生姜3片、大枣5枚。30服,水煎服,日3次,100ml/次。

2000年6月27日复诊:带来一周前B超检查资料,肝轮廓清晰,形态正常,包膜光滑,肝实质回声致密,欠均匀,肝内管系走行正常,门脉10mm,胆管4mm,提示:肝、胰、脾、腹腔周围未见异常回声,胆囊壁毛糙。因家属有疑虑,又作腹部增强CT检查,肝右叶及原病灶处未有明显异常发现,结论:与1999年12月1日CT片对比,肝右叶原转移灶处无异常发现,它处亦无明显异常。患者情绪很好,因病属乳腺癌转移,故原方加强了治乳腺癌的药物,一则巩固肝转移灶不再复发,二则防乳腺癌再次复发或转移。

处方:瓜蒌30g,制乳香、制没药各7g,公英30g,炮山甲9g,鹿角胶30g,炒水蛭15g,知母10g,川贝20g,天花粉20g,法半夏10g,白及10g,皂刺15g,二花30g,山慈菇30g,文术15g,海藻15g,夏枯草15g,鱼腥草30g,蜈蚣3条、制香附30g,15服,煎服法同前。自制青连益肝丹(西红花、石上柏、斑蝥等),分2次吞服,每次1粒。

用药后情况稳定,效不更方,原方15服再进,以资巩固。嘱其应继续治疗,注意情绪、饮食、劳逸适度以防生变。

案2:肺鳞癌、胸水、胸闷、咳喘急危案

患者邢某,男,64岁,退休工人,2005年7月20日初诊。

因病情危重不能门诊就医,其家属代述:左肺鳞癌,已住某省医院两个多月,胸水、心包积液、咳喘、气短。经放、化疗无明显好转,近喘闷气短日趋严重,且见张口抬肩,端坐呼吸,不得平卧,日夜头不得安枕,稍有动作则呼吸急促,喘息不止,心悸突突,语难成序,已历两周,饮食少入,欲向近死。家属断言,难熬过7天,而求治于中医,以希万一。

和贵章认为是:肿瘤波及胸膜、心包膜,导致渗液过多,积于胸腔与心包内,压迫心肺,胸气失畅,心功受障,肺之气机阻塞,故致喘闷逆息急危征象。应标本同治、立消瘤固本、祛邪逐水、平逆止喘为法。

处方:醋甘遂5g,醋大戟3g,瓜蒌15g,射干24g,杏仁18g,百部18g,仙鹤草18g,龙葵30g,生薏仁30g,炒葶苈子30g,西洋参6g,山慈菇15g,鱼腥草30g,炒冬瓜仁24g,法半夏10g,僵虫10g,全虫10g,地龙15g,炮山甲10g,泽漆15g,蜈蚣3g,生麦芽30g,生姜3片、大枣5枚。3服,水煎,频频呷服。嘱其当晚急煎服。服后逐渐神定,胸满、胸闷、胸胀、气短、气逆、喘息明显好转,可以安枕,是夜较前安稳许多。

2005年7月23日复诊:3服药后,患者可坐轮椅到诊室就诊,因大病初定,人尚憔悴,面略浮肿,饮食好转,余悸未消,乏力神疲,舌苔腻,脉弦滑。药已显效,原方再进3服,仍嘱频频呷服。药后诸症消息,一周后出院还乡调治。

按语:案1为转移癌,一定要抓住原位癌不放松,和贵章曾比喻:如同一棵松树长在山上,如果种子移种到河谷,尽管其处所不同,但仍然是松树,其特性不会改变。所以乳腺癌转位于肝,仍应以治乳癌的药物为导引,如瓜蒌、制乳香、制没药、蒲公英、炮山甲、老菱壳、鹿角霜等,加上治肝癌的药物如石上柏、斑蝥、山药、三七、沉香、蟾皮等合力歼之。抓原位癌是充分认识肿瘤的性质和特点,用针对性更强的药物,效果更理想。

案2是左肺鳞癌,应是上皮肿瘤,因浸润胸膜、心包膜,形成积水,故应为癌症所致水饮留蓄症。因水饮过多,阻滞肺、心正常功能,欲向近死,故应抓住消水救急,同时消瘤防变。消水用猛药之醋芫花、大戟、引领其他消水药:葶苈子、泽漆、龙葵、冬瓜仁等搜消脏腑、窝囊难消之水,并用治癌之瓜蒌、射干、仙鹤草、山慈菇及虫类药物等以从根治,用人参、生薏仁等以强心抗癌消水,鱼腥草以治肺,且病属危重,频频呷服,以防格拒不纳。此提示我们该用有毒性药品应果敢选用,不得半点犹豫。

--由中医百科大全网整理发布-www.zybkdq.cn